BEYOND在线

搜索
BEYOND在线 网站首页 乐队资料 家驹记录 查看内容
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
2015-3-12 11:42| 发布者: administrator| 查看: 1991| 评论: 1

摘要: 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1993年6月24日 Beyond四子到东京富士电视台拍摄 " Ucchan-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 " 游戏节目。 "Ucchan-nanchan"是日本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游戏节目,而这个节目的两位主持- ...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
1993年6月24日
            Beyond四子到东京富士电视台拍摄 " Ucchan-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 " 游戏节
目。 "Ucchan-nanchan"是日本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游戏节目,而这个节目的两位主持---
 Uchimura and Nanbara。在日本十分出名。( Nanbara又叫做 Nanami南南见,是' 黑色
饼乾BLACK BISCUITS ' 的成员之一。)
        这意外在凌晨一时发生,家驹和Uchimura从2.7米(8.9尺)的台上失足跌下。这一张
图片是在意外前拍摄,在图中可见到家驹 (举起右手那一位)。
1993年6月24日
        Beyond四子到东京富士电视台拍摄"Ucchan-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"游戏节目。
" Ucchan-nanchan "是日本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游戏节目,而这个节目的两位主持 ---
 Uchimura and Nanbara.在日本十分出名。( Nanbara又叫做 Nanami南南见,是'黑色饼乾
BLACK BISCUITS'的成员之一。)
        这意外在凌晨一时发生,家驹和Uchimura从2.7米(8.9尺)的台上失足跌下。这一
张图片是在意外前拍摄,在图中可见到家驹 (举起右手那一位)。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 
黄家驹死前的一刻
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出事的舞台,围板鬆脱引致家驹今次的不幸。
根据一位在录影厂的工作人员透露,Beyond四子玩得非常投入,意外就在此情况下发
生。由于那一个台非常湿滑,家驹和Uchimura一时滑倒并从台上跌下。由于那一块背
景板非常单薄,所以当意外发生时,那块板未能把家驹和Uchimura托住。当时录影厂
并没有在地上铺上任何东西,家驹的头部首先着地,他亦立刻昏迷,不久家驹被送到
医院救治。当日在日本,只有一份晚报有报导这宗意外。
1993年6月25日
        家驹的家人去到日本.另外商业二台DJ郭启华亦去到日本,他从日本一位友人口中
得知此事。而香港的传媒对于此宗意外非常关卡,但由于颱风和签证的关係,他们被
迫延迟出发到日本。意外发生后,BEYOND的日本经理人并没提及这件意外,这反映
出他们和富士电视台有意把事情隐瞒,大部分的日本报章均有报导这宗新闻,但是篇
幅却相当小。而有大幅报导这次意外的报纸,亦只提及Uchimura,并没有怎样去报导
家驹的情况。相反在香港,所有报章均以头条和大篇幅去报导是次意外,日文版的海
阔天空在同一日发售。
1993年6月26及27日
         (  6月26日 ) 在那晚,家驹的情况一度危殆,后来他吃了由一名气功师的药. 在香
港,商业二台为家驹举行了一个祝祷会,希望家驹能早日痊癒。在这次祝祷会中,太
极的邓建明以及商台的DJ作了 " 爱的力量 " ,祈求家驹能够闯过这一个难关。香港的
报章继续报导家驹的情况,但由于日本方面的新闻封锁,香港的报章只能得到很有限
消息,大部份报章只说家驹情况尚可。第二日 (  6 月27日  ), 香港的报章报导了那一
个祝祷晚会和家驹的治疗情况,而大部份的报章指出家驹的日文名字 "Koma " 与英文
昏迷 "Coma " 的发音相似是非常不吉利。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
黄家驹在日本入住的病房
1993年6月28及29日
        ( 6月28日 ) 富士电视台设立热线给香港。同日,富士电视台举行了记者会。在记
者会上,家强记他希望意外发生在自己身上,并抱头痛哭。 (  6月29日 )  香港报章已
没有甚麽有关家驹的消息可报导,他们主要报导了记者会的情况。在日本,可能由于
家强的一番话令到他们开始增加对家驹的报导。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
日本各大报章在BEYOND出事后的有关报导
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香港各歌手及有关人士在家驹出事后写慰问卡祝家驹康复
1993年6月30日
         当日,东京正下着雨。传媒的报导大概是说 "家驹的情况稳定","我们也无能为力
,只有为他祈祷 " ,富士电视台亦指出他们不会停播 "Ucchan- nanchan no yarunara
yaraneba",而  BEYOND  的日本经理人亦继续否认有关新闻封锁的事。 就在这一天,
香港乐坛天才--- 黄家驹于日本时间下午4时15分在日本东京逝世,享年31岁。同日黄
昏,富士电视台的Murakami Koichi先生举行了记者会。以下是由记者会中抽出的:" 
黄家驹先生,香港摇滚乐队 " BEYOND " 成员之一,不幸在 ' Ucchan-nanchan no
yarunara yaraneba' 节目中由台上跌下,其后被送到东京 Joshi  Idai  医院救治。但由于
头部受到重伤,于6月30日下午4 时15分与世长辞  "   我们希望黄家驹先生得到安息。
在此,我们亦向黄家驹先生的家人表示深切慰问。这次意外对于黄家驹的家人以及他
的乐迷是非常可惜,我们对于是次不幸的事件表示遗憾。我们在此保证,同样的意外
将不会再次发生。在1998年,又有同样的意外发生。一名富士电视台的职员在节目中
由大厦跌下,但该名职员并没有死亡。 " 他的家人和BEYOND的成员都在医院陪伴他
到最后一刻。 " 我们认为是次意外是在我们意料之外,但无可否认意外是在我们的录
影厂发生,我们将会展开全面的调查,并会相讨有关赔偿的安排。
 
 
 
Murakami先生对于传媒的问题有以下的答覆:
(问) 我听说当 Uchimura和 Nanbara 知道恶耗后,他们都有去医院去探望黄家驹先生的
家人,是否真的?
(答) 是的。他们两人都有去到医院,他们都非常震惊。他们对于黄家驹的逝世表示哀
悼。
(问) 为何富士电视台迟迟未将有关消息向香港报导?
(答) 这是有两个原因:第一,这是我们头一次遇上的意外涉及两个不同地方的人;
第二,我们在语言上的不同。我们对于未能及早向香港各位发出消息感到抱歉。
(问) 我们听闻在台旁边并没有护垫,是否有此事?如果是真的,为何会这样?
(答) 是的,我们并没有预备护垫。我已说过,由于我们在此之前未有遇过同类意外,
所以我们并没有预备护垫。
(问) 事前有没有预先在这环境做过预备工作?
(答)有。由副导演安排。
(问) 你们会否暂停节目(Ucchan-nanchan no ....)一段时间?
(答) 这个节目因播映棒球和足球比赛而会暂停。在这段暂停播映期间我们会做中一个
适当的决定。以下是Uchimura 和 Nanbara 的话;我们一直期与在香港很出名的摇滚乐
队Beyond一同演出。但很不幸,发生了这次令人难过事。我们觉得很遗憾,亦为他祈
祷,希望他能痊癒。我们希望黄家驹先生能得到安息。当得知这坏消息,Uchimura感
到非常震惊,并立即赶到医院。之后,他感到十分遗憾,并哭了起来。据报,Beyond
的成员有安慰他。在那日黄昏下起雨来,这场冷雨彷彿是为哀悼家驹的死而下的。
 
家驹日本追悼会无声告别的最后一幕 

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 
在追悼会上播出黄家驹生前的说话录音:「(对日本歌迷)你好吗,我好好。我希望日本开演唱会,日本?朋友,希望你?多?支持我??音乐,我??音乐很好。」
世荣:「我们十年前成立Beyond,家驹为了理想和梦一直夺斗,现在他阵亡而去,希望他在天之灵保祐我们,令我们一直继续下去。」
家强:「哥哥是个很坚强的人,以前我受了少少挫折便会灰心,哥哥常鼓励我,要我振作起来。今次哥哥逝去的?训,我想是逼我接受再没有哥哥支持这个事实,自己一定要坚强地站起来。」
Paul:「我记得初初认识家驹时,他?识我很多关于音乐的事。我们一直为了达到理想去夺斗?,现在家驹不在,但我想他在天的亡灵一定仍很安慰,因为我们不会放弃,会继续坚持下去。」
最后的光辉岁月

对于日本人举行的丧礼或追悼会,印象一向仅来自电影?看到的大场面;从来没有,也不敢怀疑他们的隆重程度,置身于黄家驹送别会的灵堂内,更令人深信不疑。十时半左右到达会场时,歌迷也不过三两遥望而已,即使到午后一时多正要准备进场之际,歌迷行列也不过一百人左右罢了,但与会者按次序在家驹灵前焚香却费了约一小时左右之久。其中一位歌迷的说话或许一语中的:「日本人办丧礼主要是给到自己看的。」
今次组成治丧委员会的有Fun House、富士电视台及Amuse Produce House。举行家驹送别会的地方为增上寺东馆——一个常作日本艺能界人士治丧的寺庙,据说因该寺朝向日光(德川家族葬身之地),风水极佳,这是家驹最后的光辉岁月吗?

是错也再不分

Beyond往日本发展后,《Far Away》(日语歌)成为电视节目的完场歌曲。据歌迷说,家驹逝世翌日FM Tokyo也有纪念特辑,然而整体上传媒报道仍然不多。我们到日本后疯狂购买杂志,找寻刊载关于家驹事故的文章,然而数量却少得可怜。其中只有《Friday》472号(13/7号版)有较详尽的阐述,其中更批评富士电视台该个游戏节目,为求收视,过于危险,迟早会搞出人命,家驹的不幸,成为第一个牺牲者。
日本的Beyond歌迷会则出版过Beyond特刊,在神保町的中文图书店出售。在会场之外,记者也曾遇上颇有微言的歌迷,对日本传媒忽视家驹的报道颇感不满。而且她们提到因为意外发生的并非现场直播的节目,录映过程中的记录片段,即使经警方调查后也不可能公开播放,所以大众便会很快不了了之。
其中一位更坦白得可爱,她说喜欢Beyond仅因为家驹而已,以后自己也不知该怎样办好了。然而无论如何,她们仍然来到会场参加这次祭会,悼念家驹的最后一幕。
勇闯新世界

Beyond剩下来的三位成员,在追悼会后的记者会上都表现积极。家强提到不会加入新成员,他们四人不是随便凑数的,加入另一人也不代表可替代家驹。而阿Paul暂时就需更加多一把劲,负责多一些主音的工作。家强记得家驹曾说,希望以后的新曲为大家共同创作,而不是他一个人的作品。如家强所言,失去了坚强的哥哥后,就要自己站起来,闯荡下去。写歌纪念家驹,成为他们三个人现在最大的共同愿望。恰如他们的好友日本乐队Bakufu-Slump的队长末吉宽所劝勉,以后大家所想的为如何超越家驹的成就,超越了他,才对得住家驹在天之灵。七月二十五日,Beyond的日语唱片《This is Love I》将会发售,他们要做的事,仍在以后才开始。
我说明天便是昨日

不信吗!既然能够度过昨日的伤痛,那么明天的路也就一清二楚的搁在眼前。
追悼会上安排了四人致词,他们是Fun House总裁新田和长、音乐评论家小仓Eeji、Bakufu-Slump乐队队长末吉宽,及歌迷代表西田淑子。
其中以末吉宽的发言最为感人,他首先以国语对家驹遗照说「你是我们的好朋友」。他接?回忆说,一年前,因为Amuse的关係认识了家驹。但由于语言不通,初时谈不上有甚么交流,有一次在家中招待中国朋友,也邀请了家驹,才知道在中国人眼中,他是那么出名的。
印象中家驹如小孩般,常找事情嬉玩。那时候大家用广东话、国语及英文夹杂交谈,弄得他有点头昏脑胀。末吉宽也曾开玩笑,说介绍家驹和日本女孩来往,这样学日语才会事半功倍。他记得最近一次见家驹面,是他某一节Jazz Section内,家驹那天表现得很兴奋,说特别喜欢,下次一定再来,可惜大家却从此永别。
意外发生后,末吉宽说常在医院外碰到歌迷,每次均鼓励她们要振作,家驹一定会醒来的。逝世的消息传来后,家驹双亲的哭声从老远的地方也能听见,但他相信家驹已去了一个很开心的地方。之后每晚他在家?边喝酒,边听家驹的歌曲。他觉得家驹?他最重要的事,就是:音乐是甚么?以后他们和Beyond剩下来的成员,都会努力去超越家驹的成就,这样才对得住家驹在天之灵。末吉宽的发言令到一座众人黯然神伤,女歌迷更按撩不住抽泣起来。
日本Beyond歌迷签名抗议富士电视台

有一群Beyond的日本歌迷,于追悼会后,就在增上寺大门外收集签名。(一共有二百九十九名之多),并草成「要求书」,送交富士电视台台长村上光一先生。
其中主要提到有三点要求:
(一)事故发生后,关于黄家驹的病情没有作迅速公告,究竟为何?
(二)意外发生在贵台节目的录映过程中,然而后来的World Show及新闻报道?,交代的篇幅均为最短,为甚么?
(三)我们要求下次在「Utchan Nanchan 」节目(家驹发生意外的节目)播放时,加上表示哀悼的环节。若然节目因而取消,则需把取消的理由及经过,于新闻公告揭载。且希望富士电视台,尽快播放向家驹表示追悼的节目。
信件及签名事后一併传真到本刊,而我们也一併刊登,让大家感受到日本歌迷对家驹的关怀。
 
 
 黄家驹的日本意外全过程
一代音乐巨人的遗体就这样空运回港~~~~~~~~~~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希婭 2017-6-6 10:26
每次看當時的報導都會覺得難過~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BEYOND在线. ( 冀ICP备14015037号-2

GMT+8, 2020-5-31 15:15 , Processed in 0.040176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返回顶部